追剧只看cut,写文全是bug。揣着CP heart,祝我good luck
【部分文章已锁】

Just A Dream


谁能想到昨天我还在想咱俩下一个坑在哪儿,今天我就被你一脚踢进了这个无售后的邪教
(≖_≖ )

结局要是be我真的会掐死你的:)

你要有冷圈产粮者的自觉啊,一人喂饱一个圈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怀挺!💪

【好想要你这种文风,我写得那都是啥玩意儿😭
西湖的水~我的泪~我情愿为你化作一团火焰~eieieieiei~eieieieiei~~

长安:


火星生活


傲慢刑警x霸气检察官


冷剧冷圈的邪教 知道没人看 自生自灭吧


BGM:《Just A Dream》      Christina Grimmie/Sam Tsui


——————————


-


关于他们的开始毫不浪漫。


韩太柱当刑警的第五年,他因为忙案子熬了通宵,强打着精神还是被窃窃私语扰的无奈。一群男人里面能说些什么话题他再清楚不过,他这次也真猜对了,“新进的检察官漂亮的像明星”“魔鬼身材”这样的话一直钻进他的耳朵又被他轰出去,扰得他不得清净。


他逃进洗手间洗了把脸,抬头的瞬间对上镜子中一双好奇的眼。霎时间心潮涌动,他气急败坏得唾弃自己,却发现自己还没看清她的眉眼,就已经细数她白色小西装上的纽扣。


“……韩太柱刑警?”她仔细打量他,露出八颗牙齿。这人被一头墨发称得格外白皙,身骨挺拔,将一身规规矩矩的深蓝色衬衣驾驭得有腔有调。


“郑书贤检察官。”他点点头,表情还是波澜不惊。


后来他回忆起这场心怀鬼胎的会面忍不住奇怪为什么后来会在一起。她觉得他冷漠又傲慢,而他以为她只是花瓶。


这也作为他们今后吵架的谈资来反复拿出来提,每当韩太柱不说话以冷战要挟时,郑书贤总会细数他瞧不起人时的表现,韩太柱则拿出她每天上班之前繁冗的化妆程序和满满的一柜衣服来讽刺。


有一次吵架吵得太狠,郑书贤什么也没拿就跑了出去,韩太柱在午夜前总算着了急,后来又忽然想起这两个街区的强奸犯还没有抓到。


他沿街找了一路,着急时马上要报警。


模糊时入眼的是几个小混混围着一个靠着墙的女人,淡紫色的长裙,披肩的发。


韩太柱上去拨开他们,没想到醉酒的几个恶徒根本不畏惧只身一人的刑警,韩太柱一个慌乱没有闪避,肩头的血就抑制不住得向外涌。


“太柱?”他忍着痛回身,看到脸色惨白的郑书贤,故作镇定的指尖颤抖地与他捂在伤口上的手背重合,“你干什么?”


这个时候围观的人多了起来,已经有人报警。而几个混混听到警笛声仓皇逃窜,行凶的刀尖随着逃跑路线滴了一地血。


“你不是在……”他喃喃着转头再看,墙角的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正流着泪说着感谢。


“不是你。”他松了口气,眼前淡紫色的身影抚慰着他紧绷的神经。


转眼有濡湿的吻落在颈侧,他浑身一颤,察觉到这个吻与往常的不同太多,于是轻柔扳过她的头,脆弱又贪婪地深吻她的唇。


“我们订婚吧。”


她断断续续地说,尾音湮灭在闪避不及的亲吻里。


他将用手指抚去她的泪作为回答。


-


他从1988年醒过来时,第一件事就是确定她在不在身旁。


后来一位相熟的刑警队员在他们的婚礼上说,当时知道郑书贤还没有被救回后,本来消瘦就令他棱角分明,如今忧郁又急躁得像是一把出鞘的锋利宝剑。


后来总算找到她,他一改以往的平静和克制,眸子充血,龇牙咧嘴,狠狠往金珉锡脸上给了两拳。


郑书贤睡得很长,睁开眼后忽然发现自己手指上多了一枚钻戒。


那个亲手给她戴上戒指的男人站在落地窗前,傍晚的天红晕渐渐涨满半个天,她看着看着眼睛里就落了星星,一片柔软。


“……怎么这么突然?”


“我回到了1988年……无论怎样,是为了你,才这么拼命回来的。”


“韩太柱,这是我听过你说的最好听的话了。”


“以后没准……”他轻咳一声,红了耳根,“还有更好听的。”






END

评论
热度(8)
  1. 黄瓜瓜长安 转载了此文字
    谁能想到昨天我还在想咱俩下一个坑在哪儿,今天我就被你一脚踢进了这个无售后的邪教(≖_≖ ) 结局要是...

© 黄瓜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