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诌乱侃,相逢即缘。


是的,我又来卖过期安利了。。。


怂货如我看《voice》的时候总是被各种尸体吓得一惊一乍,为你们长安被我狂轰滥炸毁掉的周末默哀一分钟……当然这只是前三集的事,后面我已经不怕了【我认真的:)



茅台酒版小锤锤锤你脑袋



所以说导演,不能让帅的来演反派啊,不然孩子们分分钟想跟着他抡起铁锤,来啊快活啊~
弹幕里都在说“穿着白衬衫等女主那段苏哭了”孩子们,看看他手里的刀吧,他是在等着杀她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得不说,麻豆出身的演员你看他走路都是一种享受,扛枪、上膛,皮鞋哒哒声穿透耳膜直击少女心,让你恨不得冲上去给他挽起西装裤裤脚啊有木有?



我可能心理真的有点问题,怎么那么喜欢看反社会人格变态穷途末路不知悔改,还笑的像个疯子一样拼死一搏的场面。。。相比起前期穿着西装,皮鞋锃亮,天天出入集团大楼的禁欲精英,更喜欢后期的他衣服敞开,领带撇到一边,平时拿发胶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也耷拉下来几缕湿漉漉的碎发,明明所有人都知道他没有逃脱的可能了,却依旧狂放得不可一世的样子。偏执的末世魔王说的就是他了。【病恹恹地瘫在车后座上心有不甘又无能为力地吼叫让人好想蹂躏他啊……bushi



“右手圣经,左手尖刀,活之无意,死之无惧”算是对他最精准的评价了。看那么多人因为名字谐音喊他“茅台酒”,后来才发现这个人物与茅台酒确实有异曲同工之妙。幽雅细腻,醇厚浓郁,后味悠长,乍一闻倒没有刺鼻的辛辣味,轻抿一口舌头两侧能尝出那股略咸的酱香。等到酒体铺满舌面在口腔里打个滚,茅台酒的独特韵味才显现。咽下这口酒舌尖和空杯里的后味经久不散。茅台酒是很特别的一种酒,与其他酒不同,它的空杯都值得让人拿在手里把玩许久,细细品味留香。
毛泰久也是个后味悠长的角色,悲剧把他变成怪物,怪物又创造悲剧,最后他自己也因果报应地以同样的手法死在了铁锤下。这一切谁又能说不是宿命呢?



第一次见金材昱还是在《玛丽外宿中》,当时觉得这个人的脸型好怪啊,其实《voice》的前期我还没什么感觉,直到最后一集,狼狈不堪无路可逃又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肯认命的样子让我一下就被击中了。

这次的毛泰久是妥妥的斯文变态,暴力美学拥趸者。看过他扛枪上膛那段,我好想问一句:您什么时候演个特工让我过过瘾?



对于金材昱李秀赫这种麻豆演员,我只想揪着他们耳朵大吼:“你们不需要别的乱七八糟花里胡哨的穿搭,好好穿正装就足以让我们吵着闹着争着抢着去给你们擦皮鞋了好吗?!!”




啊!!!!lof只能贴十张图我不开心!!!!






评论(10)
热度(13)

© 黄瓜拌甜枣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