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诌乱侃,相逢即缘。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铺路无尸骸。

金国已经不是那个金国,可大宋还是那个大宋。

“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凶残到这地步。”

这个时代,十个鲁迅也扶不起来。

评论
热度(100)

© 黄瓜拌甜枣儿 | Powered by LOFTER